|
您的位置:首页 > 展览活动 > 展览信息>正文

笔墨当餐||盛欣夫书画展暨《书画释疑》首发式 在个山美术馆隆重举行

时间:2021-09-12 23:20:53    来源:艺栈网    浏览次数:    我来说两句() 字号:TT


2021年9月9日,朝雨午晴,由中国渔业协会渔文化分会、日本华人文联共同支持,个山美术馆与鱼公书院联合主办的“笔墨当餐——盛欣夫书画展暨《书画释疑》首发式”,在北京宋庄个山美术馆隆重举行。此画展是盛欣夫先生首次在北京展出,共展出近期创作的书画精品90余幅,展览同时举行了盛欣夫先生新书《书画释疑》的首发式。无论是书画作品,还是其书理画论,均得到与会嘉宾的一致赞誉。

展览作品

展览作品

展览作品

本次展览盛欣夫先生的书法作品有的雄强厚重,有的飘逸灵动,盛先生的草书融入了秦、楚、汉简,既轻松又严谨。同时展出了众多鱼类绘画作品,皆以书法用笔,活灵活现,精细与飘逸,鱼的品种多样,如同让人处身于水族馆,盛先生借鱼喻己,用传统笔墨来画其形、表其意,达其神,展示鱼的灵动与自由。

展览现场

藏家合影

新书签名

新书签名

组委会成员

与会嘉宾

徐仲偶:中央美院教授、宁波大学潘天寿艺术设计学院院长(发来视频祝贺)

马硕山:国家博物馆书画院著名画家

党中国:原《荣宝斋》杂志责任编辑

洪厚甜:中国书法家协会理事

李福安:北京京华美术院院长

冯   伟:原人民美术出版社连环画编辑部主任

许   岩:李可染《永恒的大山》编导

魏立刚:中国现代书法学会副会长

许延平:一木装饰董事长

危智敏:中国垂钓协会副秘书长、水族世界杂志社主编

王方薪:解放军军事医学科学院医院主治医师

卢鸿钢:中国非遗资源管理评价研究委员会执行副主任

计建清:中国美术家协会会员,中国美术研究院研究员

丛无为:易经学者,易象画派创始人

王子虚:个山八友之一、原王羲之书画报编辑部主任

杨光永:个山八友之一、燕京华侨学院教授、美术系主任

徐春林:高级工程师、实力派胡杨画家

冀   问:诗人、艺术评论家

郑   默:山水画家

雷   刚:个山八友之一、中美协会员

王   勇:北大培文汉字艺术研究中心秘书长

吕   布:北京民族大学特聘教授,工笔画家

贾   谬:原澳门导报编辑、诗人、画家

王   辉:职业油画家

冯丽鹏:职业油画家

谭永虹:个山八友之一、独立画家、古中医传承人

陈   刚:青年篆刻家

梁东峰:独立画家

梁   超:独立画家

达惠惠:独立画家

孙鸣秋:草虫画家

王俊杰:漆艺家

王   学:收藏家、中医专家

姜   红:收藏家、企业家

王   勇:收藏家、装裱师

刘海博:个山馆创始人

还有著名媒体人盛荣、海东、李波、军波、郁文、金燕等100余人。

艺术研讨会

研讨会现场

冀问:

笔墨当餐盛欣夫书画展暨盛欣夫先生新书《书画释疑》新书发布会现在开始。

各位来宾,各位朋友,大家好!我是艺评人冀问。今天由我主持,个山美术馆邀请到了书画大家盛欣夫先生。盛欣夫先生书画展暨新书《书画释疑》新书发布会今天在中国宋庄个山美术馆隆重举办,非常荣幸!

我认为本次展览主题“笔墨当餐”这四个字很到位。他的书法、绘画笔墨语言是非常精炼的,精髓的。另外他对生活观察是比较仔细的。比如盛先生的鱼,这是生活中很常见的元素,但是他能够入画。本次画展学术主持徐仲偶先生因工作原因,不能赶到现场,特发来视频表示祝贺。

徐仲偶:

今天是我们盛欣夫先生的书画展,我作为学术主持人,按理说应该到达现场,但是因为在学校的工作脱不了身。欣夫先生是一个了不起的人。我说他了不起,是因为他现在在中国的书法界是罕见的人物,欣夫先生他研究了一辈子的书法,然后呢?从事书法的创作,也从事绘画创作,穷极一生成就很高,但是他所表现出来的是平实是谦逊。因为他对艺术的这种真心的投入,是由他内心发出来的,就是因为从内心发出来几十年如一日不变,才有了今天的盛欣夫先生的艺术。想想他的书法跟今天在全国,上下多人写出来的字都是在追随二王。但我们的欣夫先生,他写字一直在独立思考,因此我对欣夫先生的自然朴素,这种大家风范不站台,不去要位置,非常朴素的的去做他的艺术创作。这种品格就是一个大家的品格,我今天很高兴,个山美术馆能够认识到我们欣夫先生的价值,我非常的高兴,所以在这里也表示祝贺。

第二个欣夫先生花了两年多的时间,写出了几乎是穷极一生之经验,写成了一本书。这本新书叫《书画释疑》,而且这个书它是以手札的形式呈现。里面看得见他的书法,但是也看得见他的思想和观点。是一部非常有价值的,对正在从事书法研究和学习的,尤其是中青年,年轻人应该是有很大帮助。我也非常的欣慰,他都到这个年岁了,欣夫先生是在用他一生点点滴滴的时间,不遗余力的去完成了这样的一本书,给我们留下了很好的一个文化的财富。这本书也会在这次展览会上发布,祝贺欣夫先生的新书发布和展览圆满成功!

盛欣夫:

我来自浙江,第一次来北京展览,在宋庄个山美术馆,主要是向大家学习,我很荣幸。在我人生当中,包括我的工作,基本上就是在做一件事情,就是研究笔墨,所以说这是我的幸运,为什么呢?现在回忆来说,我的工作基本上就是在摆弄笔墨。35岁之前,可能每天在一个小时左右,但是35岁以后,可以说每天要书画四个小时以上,一直到现在,基本上都在笔墨里边,包括读书、包括走路,所以说,我在这点还是比较幸运的,在多年埋头这么多年的后有了一点回报。北京是我们的首都,政治、经济、文化中心,到处都是高手,自己上来看看,希望大家多多批评。没关系,我这个人喜欢实实在在,喜欢听真话,大家的批评,这样可以给自己一点鞭策。就可以往前走的路上,走得更远更高一点。因为我还是要往前走,书法对我还有空间,我对书法也有空间,画也是一样。为什么天天画鱼呢,因为精力有限,又是我喜欢鱼。我国画鱼的历史起码有五千年,在仰韶文化陶器上就出现鱼了。那么到现在我们画了多少呢?不到三十种鱼,说明这是一个有潜力的事情,所以我想把这个事情做得深一点、广一点,做到过去人们没有做到的事情,我首先自己得补个课,今天先给大家做一汇报,敬请各位批评指正。

丛无为:

好的艺术,就是一个人的艺术能感染到对方,这是非常难得的。当代能跟古人圣贤书法媲美的书法家不多,难得看到我们今人写的书法能跟古人媲美;在这点上,盛欣夫先生有他自己的风格,有自己的胸怀,一看就是个大家,他的书法气息,有将军的气度。他的书法,我非常喜欢。难得我们这一代人还能出现这样一位书画家。

洪厚甜:

昨天收到邀请,来参加欣夫兄的展览,今天非常高兴。我也是从小县城里出来的,我是深深的感受到基层的作者,一辈子做一个艺术,那种艰辛。从一个小地方走向全国的那种过程,实实在在的,有很多曲折,能够坚持几十年,坚持一辈子,是一个很难的事情。浙江在全国来说呢,他的书画环境比较好。

我喜欢你的东西,这是真性情,我在里面看你很投入,在这种笔墨里面的真感情。你说你到了七十岁还有没有可以发展的空间,肯定有。这一定是发自内心的一种愿望,有往上走的这种勇气和冲动。老盛在艺术届界摸爬滚打几十年,见过无数大师,自己心里清楚有一个标杆,有自己对艺术的认识,有自己的判断。我觉得你心里面是清楚的,实现了你的人生价值,身边有一帮朋友因为你而高兴而幸福。我觉得这是搞艺术最本真的东西,我觉得老盛这个状态很自然,很快乐,我就觉得你这辈子是幸福的,为你的幸福骄傲。

马硕山:

我和盛老师其实认识的时间并不很长,也就两三年吧,他给我的印象就是很谦虚很内敛,人品端正。今天展览上,各位讲的也是比较到位了,也是很荣幸能参加盛老师的展览,能在现场看到作品。这也是第一次,看到老盛那么多的作品,看到原作的那一刹那,首先给我的第一印象是老盛的书法,写得很轻松,又很严谨,也没有那种剑拔弩张的感觉,没有那么大的火气,很内敛。我是画花鸟画的,一个好的画家是这样的,一定要书法过关,这是绕不过去的。当然书法好不一定画得好,但是我们看历朝历代的大家,只要画的好的没有一个书法不好的,这是一个规律性的东西,所以今天看盛老师这个书法,我也是深有感受。今天看这些画的作品,画的鱼,当然他画的别的作品也有,但是这次主题是鱼,那么他这个鱼呢,也是有他的书法的基本功,那么大一条的鱼,看着就感觉不一样。虽然用的是水墨画,但是很厚重,很有质地,这和老盛的书法是离不开的。所以书法是很重要的,书法也没有那么张扬,也祝贺这个展览成功。也祝老盛在北京玩的开心。

李福安:

我跟盛老师认识很长时间了,其实挺高兴,能接触这么一个良师益友,而且我也知道盛老师他对这个书画呀,下的功夫相当之深。另外我也觉得个山美术馆很有远见,能把盛老师从南方请到北京来,我觉得也是一个很明智的做法。我看今天也来了不少收藏家,我也就着机会替盛老师说几句,盛老师是个很大的潜力股。我们这些书法爱好者,也应该看过盛老师的作品。确实是,只要你下功夫,仔细去研究,肯定能成功的,谢谢个山美术馆。

许岩:

我和欣夫先生已经是二十多年的朋友,认识他是从书法开始,因为他的书法不管放在哪里展览,都和别人不一样,有他独特的风格和个性。后来熟悉了,就像刚才几位老师所说,一般人就从二王开始,柳公权、颜真卿、欧阳询、傅山、王铎等等,盛欣夫这些也都练过。孙过庭书谱,他就练了十一年,下了苦功夫。李可染有句名言“用最大的功夫打进去,用最大的功夫打出来”。打进去,打到传统的骨子里去,传统的画到底怎么样,他的布局,线条,结构,给人的美感到底怎么样?当然,大家都要经历这一过程。临摹,但是临摹,你临来临去,都差不多呀!传统打进去怎么打出来,能打出来的就是一座山,不管这座山是高还是低。李可染打出来了,所以我拍他的纪录片叫《永恒的大山》。盛欣夫的东西,我当时感到震撼。他的线条他的结字,都和我之前看到的那么多的书协会员理事之类,都不一样,给我一种陌生的美感。后来我辨别书画家的水平高低,就从陌生美感来打开它,一看他的像谁的,就不看了,一看很陌生,又很美,不知来去,感觉到豁然开朗的感觉,好像上了一个高阶的艺术平台。在我当时李可染片子拍完了之后,央视1234套等都播了两三遍。过了十八年,有一次我看到盛欣夫两张画两张书法,我又激动起来了。我给盛欣夫说,我免费给你拍一套片子,你牛,后来我拍好,央视也播出了。还有一点,《书画释疑》这个首发式很重要,从这本书里可以看到,盛先生学过古代各种书论,各种高论,而且通过他的书画世界,写出了自己的看法,道出了很多书画从业者遇到的疑问,里面都有回答。他让我写的前言,我不是什么理论家,我就是平头百姓,现在前言写好了也印出来了。我现在可以说,搞书法的,如果把他这100条东西读懂一半,甚至十分之一,实践出来,你肯定是当地一个优秀的书法家。

卢鸿钢:

我和盛兄是多年的好朋友,在80年代,那时候呢,我对他的书法比较熟一点。他那时候写隶书,后来又对那个汉简感兴趣,现在我们看到的书法,他的隶书的功夫就打的很好。然后呢,他又把汉简、行草的形式表现出来,那就是一个很好的路子。很多学书法的,他的隶功夫没有,篆的功夫也没有。它写出来的字啊,就是基础不好,很多人学王呢,王本身写得很好,但是学王的油的东西,那么盛兄呢,现在写出来的简隶就是古,古就高雅,我就讲点他的这个特点。他那个书法的演变,还有一点呢,盛兄是桐乡人,写汉简最早是钱君匋先生,在六七十年代他有自己的面貌出来,后来大家都是选汉简,都是走钱君匋这个路子,肯定是给盛老师一定的启发。他不是写汉简,他是把汉简落到行草上面,这是要很好的启发,对学书法的应该是个很好启发。

王子虚:

我叫王子虚,是个山馆的常客。我也是昨天才认识盛老师,通过简单的交流以后,知道这个盛老师在浙江那里耕耘这么多年,咱们今天这个题目叫笔墨当餐,我觉得盛老师这个题目起的好。确实,他的一生就是把笔墨当餐了。我试图解读一下盛老的这个字,首先说我们写字是要用线去表达,盛老的线是非常过关的。它在最初的阶段呢,昨天我们还交流,他把毛笔上面套一个铁管,这样增加它的分量。这样长期日积月累,练就了他扎实的线条。盛老师这个结体也很有意思,他取横式,一般我们书法都取纵式,他反其意,取的是横式。显得字特别的宽阔,气象大。他的草书呢?做了一下改革,他草书里边加了汉简。同时呢,还有一点章草的味道,我觉得做得非常好。刚才呢,我简单的读了盛老的一段文字,我觉得很有意思,读到这里的时候,我非常有心得,我给大家念念,盛老的这个文字是这样说的。“积累平时、忘掉用时、写到无事”。这几个字,我想用我当时读到这个时候的一点感觉,我解读一下。“积累平时”我们都懂,就平时要多积累,多看,多思。这个“忘掉用时”是非常有意思的。当我们去从事创作的时候,是否能够忘掉用时?把你们平常积累的那些东西,在那一刻一把放空。如果你能够放空的话。我就觉得你就会有新的突破,就不会均匀的成长。这一点我觉得很重要。

“写到无事”呢!我的理解是这样,平常我们写字的时候呢,就像我们的每一次呼吸,就像我们平常自己的随便一杯茶。那样轻松的那种状态。这就是说平常之心,我们在创作的时候,希望能够做到平常心,有个平常心。就是你进入一个好的状态开始。这是我对盛老是这段文字的解读,不知解读的正确与否,也许不准确,但是呢,如果不准确呢,也算是我的一个心意,谢谢盛老。

魏立刚:

在画里能看出老盛他旺盛的这种才情,蓬勃运出,很奔放的感觉,他的经历也跨过了中国书法的三个阶段,从复兴到复古,到创造的道路,也是这一代人的代表,我想呢,他的东西能够很膨胀,能够有这种冲力,然后也出版了很多书,这是一位不错的,作为一位书画家的构成。老盛作为一个书法的老战士,书写、国画为一体,论笔墨,老盛的这个字画气场很大。

王勇:

我叫王勇,在宋庄隐居十几年了,正好今天就自己安排时间过来看看。看完之后,其实挺意外的,没有想到来的是一位那么厉害的老先生。我觉得当代的书法很难超越古人的的意境,这个时候,我们看一下浙江来的老先生,他在北京是第一次办展。从老师的言语中,可以感受到老师特别的谦虚,老师书法的感觉,比例啊构图啊感受啊,不拘于传统,不拘于二王的笔法,不拘于章草里面。他们对老师都有影响,但老师也有自己的表达。就像当时八大的那个感觉来画的那个鱼,我对于一个传统画家,我们不需要露怯,不需要把自己固定在一个模式里面。恰恰我听到盛老师的,我不局限现在,我还有十年、二十年的时间去进步,盛老师就是一个大艺术家。现在,我们能看到老师的字写得很灵动,很飘逸。我也相信盛老师有这个能力,老师可以更大胆,更放松一些,二三十年不是一个坎,我觉得盛老师可以学白石老人一样去变法,衰年变法,能有更大的变化。


危智敏:

盛欣夫老师在我心里一直都是大家,那一次展览对我们来说是十分的深刻,老师的书法和画都有很大的进步,这锦鲤是越画越好了。今天也是借助盛老师的这个展,也希望大家多多关注鱼,我们现在也是盛世时代了,多多关注鱼,来表达我们的盛世,来表达我们的富裕。


许延平:

我呢是书画爱好者,很具体的东西我说不上来,我就觉得很震撼,祝贺盛老师展览成功。


徐春林:

很荣幸收到海博兄的邀请,来到个山馆,来参加盛老师这次展览,很意外,很惊喜。我叫徐春林,从新疆走出来的一个画家,从小就在新疆到处跑,所以我的题材基本上都是用水墨的方式来表现新疆。今天来到这个展厅呢,我有一个体会啊,我认清了自己,今天更多的,我感受到的是文采,画面背后的一种学识。我觉得艺术这个东西,无论从表现在一个凝固的载体,或者任何一个画面,他都是有限的。但是你的想象你的思想,是无限的。如果说超越,我觉得只能是你自己超越自己吧。为什么呢?你每张作品,在你的思想面前都很幼稚,所以我们搞艺术的人,有很多的课题要做,就是要多读书,这是我的体会,从盛老师的这次展览上感受到的。另外呢,我觉得画画呢,这么多年,也有很多人说,你这个写字画画能吃吗能喝吗?今天我看到“笔墨当餐”四个字,我有底气了,可以吃,谢谢盛老师!


白阳道人:

我呢,是个山馆的一个常客,今天一进门,看了盛老师作品,给我一个感受,很震撼,胸中有波涛。我觉得盛老师的气质和内心的思想境界很高,真正的把自己的文人范儿给发挥出来了,在我眼里,是大文人范儿。

吕布:

很高兴盛老师能在个山馆办展, 我是个山馆的常客,在这之前呢,我就在这看到了老师的大作。首先呢,中国是文人绘画,在老师的绘画题材中啊,首先讲的最基础的笔墨笔法,包括后来绘画中看到非常欣慰的笔力,就是书法中所说的入木三分。笔力过后,对于物体的造型,由西画的一种说法,或者用中国传统绘画的解释,就是笔气。笔气之后达到笔意。意后面讲到阴阳,阴阳之后才讲到气韵。我在盛老师的绘画当中我看到了很多的优点。在当代看到这样一位大家,感到非常高兴,我上午就过来了,慕名而来,感觉盛老师的作品非常的好,谢谢大家。

贾谬:

中国画从宋代以后,文人画就逐渐成了中国画的走向。但是它有一个特点,就是文人画越画越往内心里走,从视觉呈现上来说,就是越画越小,特别是一直到八大,就达到了一个极致,就画一条鱼,但是他的笔墨很精微,意蕴很丰富,一直到齐白石画的一个虫或画一个白菜。齐白石那是一个转折点,一个传统的文人画到了齐白石,受到了现代文明的影响,也受到了当时需要张扬的民族精神时代的需求,开始追求大视觉的文人画。特别是建国以后,刚才各位专家也提到了李可染的大视觉作品,我觉得盛欣夫先生呢,他有一个特点,有两个方向,一个是文人画,就是往内心走,一个是大视觉等近现代的思想,有机地结合在一起。首先他的画是文人画出来的,这个在座的前辈都说了,本来他的画就具有大视觉,大气象,他是一个很有艺术史观,理论自觉的画家。在这样一个几千年未有的日新月异的新时代,我们的国画要怎样去表现这样的一个时代,我觉得盛欣夫先生,他的这种成就,这种理论自觉,对我们今天继续探索中国画的道路,很有借鉴作用。

谭永虹:

盛欣夫先生对艺术有自己的理解,他除了外修的状态,还有一个内修的状态。外修视觉效果。内修极致,他是一个灵魂者,后面如果综合起来的话,就是既有深度、又有广度。

孙鸣秋:

盛老师的画,我已经看过好多次了,刚才盛老师说您70多了,我和王子虚老师也说过,老骥伏枥,志在千里。因为中国画,他是最不失内涵的,他肯定是从传统来,通古博今。从传统中来,慢慢去寻找自己的语言,自己的方式,慢慢的找到自己想写什么,想画什么。这个找了之后啊,当代体系就不是什么问题了。在我们平时和大家交往的过程中,这就已经很当代了。然后呢,盛老师这个鱼,因为传统的画来说,有两种,是比较难的,一个呢,是极简的,极简的比较难画,比如说八大,甚至是齐白老。另外一个常见的难画,像齐白石先生画牵牛花,梅兰芳梅先生也说了,他的画是前古未有的,因为他是配角,慢慢变成主角了。这两种语言方式,在中国画里面是比较难的,而能把这两种方式,能找到自己的一个语言,那就更难了。慢慢的,成熟了以后,而且盛老师的文底在那放着的情况下,他自然而然一定会成功。

刘海博:

首先感谢各位今天能来到个山美术馆,也感谢盛欣夫先生对个山馆的支持。我跟盛先生认识已经十年了,这次来北京,是我见他的第三次面,2011年的时候,我在京贸中心,盛先生来过一次。2017年,我去东单见过他一次,可以说,这十年,我一直在关注着盛先生,偶尔在微信上聊聊天。虽然我们个山馆现在还比较年轻,但是我们在收藏方面,和其他美术馆的理念不太一样,因为我们不看名气,不看地位,只看实力,一切用作品说话,就像我们的收藏理念:“名气会淡、地位会变,唯实力永恒,可传千年”,同时呢,我们也在把这种收藏理念向全国的一些藏家朋友们推广。我们选中邀请盛先生来个山馆参展的原因,除了他精湛的笔墨,更重要的是他书画作品背后的文化、修养、底蕴。大家都在讲创新,我觉的盛先生是在追古,追古而求新,追古而出新。盛先生来个山馆办这个展览,真的非常荣幸,谢谢盛先生,谢谢各位。

冀问:

今天“笔墨当餐”非常精彩,非常独到,非常感谢各位的分享。什么是笔墨,现在好作品多得很,真正好的作品不是在之前,而是现在,现代人的读书都只是在读书。大部分人在书法绘画这一块,不管是怎样的画家都要努力,但真正好的画作都是跟随自己的内心,就像盛兄一样从心里出发,去发现问题。我在刚刚来的时候就拜读了盛兄的著作,越是画画的艺术家,你没有深厚的文化底蕴,就没有所谓的担当,是没有灵魂的。今天在这里会是一个历史的见证,所以说今天非常很高兴,很荣幸邀请到大家到盛先生的“笔墨当餐”一起探讨,一起研究是非常好的,也祝愿盛先生的画展圆满成功,更祝福个山美术馆在今后道路上发展更高更快。

西泠印社出版社2021年8月出版,9月下旬新华书店上架,大16开(16印张,全彩),定价:130元

《书画释疑》内容简介

《书画释疑》是盛欣夫先生以传统手札形式,一题一解。集千年古贤之法,解今人学书之困。是一本学习书画的释疑百科。大凡难题,基本都有答案。从初涉书画者到高层研究者,都会从中得益。

本书从传承书画的百多疑题着手,以时代为立足点,以古贤经典为基本理论,以作者60多年读书读史与书画实践为底子。客观地分析、诠释了当今书画艺术中存在的病根与发展可能。引经据典、以理服人。梳理出一条切实可行的艺术传承之路。这是作者深耕大半辈子的艺术成果,是无私的奉献,是实打实的真知灼见。

《书画释疑》还配有日本文,日本书道与中国书法同源异流,颇有共通之处。利于共同商讨书法未来。互利互补,共同发展。有利中国书画国际化,有利中华文化全球共享。

本书由浙江当代中国画研究院、君匋艺术院监制,由日本华人文联、鱼公书院策划,历经两年半的共同努力和严格锤炼而成。

《中国美术报》《书法导报》《书法报》等有关媒体都作了数版计的大篇幅报道、连载。已博得全国书画界的良好反响。

盛欣夫,字甫之,号鱼公。堂号盛庄、梦斋、惕庐、子鱼堂。1949年1月(戊子除夕)生于浙江桐乡(崇德)盛家木桥。书坛名宿邹梦禅弟子,国家一级美术师。中国书法家协会会员,当代作家联谊会理事,中国武术协会会员,浙江当代中国画研究院副院长,宁波财经学院(原大红鹰学院)教授,宁波大学客座教授,政协海曙区第二、第三、第四届专家型特聘委员,海曙书画院副院长,中国渔业协会渔文化分会理事,宁波渔文化促进会艺术中心副主任,桐乡市书法家协会名誉主席,景德镇鱼画陶瓷研究院名誉院长,鱼公书院院长。

数十年躬读老庄,用心晋唐,意会晚明,专研楚简,独钟简草,书画自己。或书,或画,或文,或陶瓷绘。书写入心,笔墨人生,如是走来,乐在其中。曾获“中国书法百杰”称号,第二届中国书法兰亭奖·教育提名奖。鱼瓷作品与鱼类绘画双获农业部、中国渔业协会金奖,嘉兴市人民政府艺术教育成果奖,2019年书画六件(组)入藏浙江省博物馆等。主要著作有《甫之识联》《鱼谱》《鱼瓷》《国画蔬果鱼类技法丛谱》《行草十八要旨》《西部的诱惑》《盛庄艺文》《独写人生》《书写入心》《鱼公书画集丛》《书画释疑》等30余种。

格言:顺其自然 必有自我

请选择您浏览此新闻时的心情

相关新闻
网友评论
本文共有人参与评论
用户名:
密码:
验证码:  
匿名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