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您的位置:首页 > 其他 > 油画>正文

我们并不了解的俄罗斯油画

时间:2015-06-17 10:40:55    来源:艺栈网    浏览次数:    我来说两句() 字号:TT
▲ 图1
▲ 图1

▲ 图2
▲ 图2

▲ 图3
▲ 图3

  ◆ 林明杰

  对俄罗斯油画,我国美术界存在两种看法。欣赏者视之为中国油画的师祖和正脉,反对者认为它误导了中国油画。然而,令人想不到的是,可能欣赏者和反对者对俄罗斯油画的认知都一样的片面和有限。目前正在中华艺术宫举办的《俄罗斯特列恰科夫国家画廊藏品巡展1894-1980》,促使我国美术界重新审视并思考过往的历程,启发我们更深切地认知艺术之本相。

  听到特列恰科夫画廊,你千万不要以为这是家通常概念上卖画的画廊,它其实不仅在俄罗斯,在世界上也是著名的博物馆。它珍藏了公元10至20世纪的俄罗斯艺术家珍品,总数达8万余件。19世纪,俄罗斯企业家帕·特列恰科夫建立了收藏不同时代俄罗斯画家作品的美术馆,并于1898年临终时将美术馆捐献给了莫斯科。十月革命后,列宁亲自签署命令,将特列恰科夫捐献的美术馆以及其他私人收藏家收藏的俄罗斯画家作品,放到了一起,成立了国家画廊——世界上收藏俄罗斯画家作品最丰富、最具权威性的美术馆。

  这次展览作品的选择范围集中在1894年至1980年之间具有代表性的艺术家的代表作,应该说这段历史也是与新中国成立以来我国油画的发展有着直接关系的。

  俄罗斯的油画有着强烈的民族风格。它继承了古代艺术和中世纪拜占庭的艺术遗产,又受了欧洲古典启蒙和现代艺术的影响,同时在俄罗斯民间艺术的滋养下,经过漫长的历史逐渐建立了自己独特的面貌。最具有民族特色的19世纪俄罗斯的现实主义美术,在许多方面吸收了意大利、法国等西欧学派的优点。后来的画家如列宾、科罗温等人有研究借鉴了法国印象主义,谢罗夫等人借鉴了西方现代主义艺术,逐渐使本民族艺术传统与外来艺术融合在一起,把俄罗斯艺术推向一个新的高峰。

  然而在上世纪五十年代传播到中国并极大地影响了中国油画创作、美术教育体系和理念的俄罗斯油画,是前苏联在其当时的意识形态下经过选择后给我们的。我们所接触到的俄罗斯、苏联绘画是俄罗斯现实主义绘画,而俄罗斯历史上一些重要的艺术流派如“艺术世界”、俄罗斯先锋派等在很长一段时期内并没有详细地介绍到中国。可以说,从一开始我们对俄罗斯油画的了解就是一方面的,而这种了解,竟在相当长时间里成了我们的“全部”。当时,一方面我国派遣留学生到苏联学习油画、雕塑以及美术教育模式,一方面苏联派遣了马克西莫夫到中国任中国中央美术学院顾问,并担任文化部在中央美术学院举办的油画训练班指导专家,人称“马训班”。该班学员共19名,遴选自全国7所美术学院及美协、出版部门和部队,分别为冯法祀、秦征、靳尚谊、詹建俊、魏传义、何孔德、谌北新、王恤珠、尚沪生、张文新、汪诚一、袁浩、任梦璋、俞云阶、王德威、于长拱、武德祖、王流秋和陆国英。这个名单中的人,后来大多成为中国美术界具有重要影响的艺术家、教育家以及重要美术学院、美协等机构的负责人士。中国的学院美术教学始于刘海粟、徐悲鸿、林风眠等老一辈美术教育家,但马克西莫夫的到来,带来了契斯恰科夫素描教学体系和现实主义油画的创作教学方法,才是新中国油画创作和教学正规培养师资力量的开始。俄罗斯现实主义已深入中国油画创作与教学之血脉。

  由于长期缺乏交流,中国美术界对俄罗斯美术了解有限。这些人以为契斯恰科夫教学法就是俄苏美术教学体系,实际上,契斯恰科夫教学法只是俄苏美术教学体系的一个组成部分。俄苏素描教学体系是一个大的概念,是皇家艺术科学院素描教学体系在俄罗斯院校素描教学中的广泛运用。皇家艺术科学院的教学大纲,实际上是从意大利、法国等美术学院教学大纲模式沿袭而来,它的奠基者是艺术科学院建立初期聘请的意大利、法国、荷兰、英国籍教师和一批留学意大利、法国等人员归俄教师。后来经过不断地实践、探索、完善,形成了具有俄罗斯特点的相对科学的体系。

  目前巡展至中华艺术宫的“特列恰科夫国家画廊油画展”,背后有一位重要推手,他就是早年留学俄罗斯的著名画家全山石。全山石深切认知到,中国的艺术家以及美术爱好者过去对俄罗斯油画的印象非常深刻,却也存在误解。他希望能让大家看到俄罗斯现实主义油画真实丰富的面貌,推动我们当下的审美与创作。两年前,他带着一张亲拟的展品清单,远赴特列恰科夫国家画廊,力促这个展览的成行。他看重的不仅是这批作品本身的分量,更重要的是这些作品就像一面镜子,能让时下的中国油画家们比照自己。

  30余位艺术家的56件展品集中在1894年到1980年的俄罗斯社会大变革时期,分为19世纪最后三十年的“艺术世界”、俄罗斯美术家联盟、俄罗斯先锋派;1910-1930年的革命俄罗斯美术家协会;1925-1960年间的俄罗斯艺术作品;1960-1980年间的俄罗斯艺术作品等几个部分。这段变革时期,也是俄罗斯油画发展最繁荣多变的时期,对于当下处于迅猛发展中的中国油画创作,最有参照意义。

  全山石说:“俄罗斯的美术对我们来说是一面镜子,它比我们早走了一步,历史是有规律的。”

  然而,即使是目前这个展览也不是包罗万象的。据了解,全山石原来向特列恰科夫国家画廊提出的清单中有两位在世界现代艺术发展史上具有重要影响的艺术家——康定斯基和马列维奇。1866年生于莫斯科一个知识分子家庭的瓦西里·康定斯基,是现代抽象艺术在理论和实践上的奠基人。说通俗点,现在大家嚷嚷看不懂的抽象画就是他带头捣鼓出来的。马列维奇(1878--1935)则抽象得比康定斯基还极端,他的作品纯以简单得不能再简单的几何图形构成,如果说康定斯基的某些抽象画还能让你联想到现实世界的某些东西,马列维奇的画目的就是要断绝你的这些联想。他要让他的画像造物主那样地原创,让观众完全关注作品本身,而不是去联想到别的。难怪他的艺术流派名为至上主义。他被认为是传统艺术的终结者。

  最终这两位艺术家的作品没有来。据报道,或许是俄方认为中国观众“特别喜欢那些写实的作品,并不喜欢先锋派”。

  追根溯源,目的是更好的借鉴。其实不仅是学习俄罗斯油画,即使学习意大利、法国、西班牙、美国,甚至我国自己的传统艺术,都要很详尽地了解它们产生、发展演变的过程,这样才有助于我们找到艺术的规律。

  <<< 配图说明

  图1:马·谢·萨里扬(1880-1972)《山地》

  萨里扬是苏联时期加盟共和国之一的亚美尼亚的著名画家,十月革命前曾参加过“艺术世界”文艺团体,也是“蓝玫瑰”社团的成员。十月革命后至20世纪60年代,在苏联画坛非常活跃,以独特的个性风格受到人们的关注和尊敬。他从事人物肖像、风景、书籍插图和装饰绘画创作。《山地》是他早期风景画代表作之一,画面色彩鲜亮明丽,笔触豪放,构图有现代构成意味和饱滿的情绪。

  图2: 阿·亚·普拉斯托夫(1893-1972)《温暖的阳光》

  普拉斯托夫一辈子安居农村,他在家乡的土地上找到了无穷无尽的创作源泉,他既接受过俄罗斯传统艺术的熏陶,对苏联时期新鲜事物又十分敏感,他是苏联人民艺术家,在文艺界有很高威望。1964-1966年创作《温暖的阳光》充满人与自然、人与人之间的和谐,具有真切和内在的魅力。

  图3:由于康定斯基和马列维奇未能在展览中出现,在此选其代表作图片各一,聊补遗憾。

  康定斯基抽象作品《即兴创作第28号》(古根海姆博物馆藏)

 

请选择您浏览此新闻时的心情

相关新闻
网友评论
本文共有人参与评论
用户名:
密码:
验证码:  
匿名发表